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校园动态>校园新闻

校园新闻

博亚{}河南黑监狱截访案调查:访民称幕后主使未获制裁

文章来源:博亚{}作者:博亚{} 发布时间:2019-11-11 字体:

2012年年底,[隨著 的拚音:suí zhe]一則“在京截訪人員首被判刑”的新聞被媒體廣泛報道,[河南 的英 文:Henan]禹州10名參與截訪的農民,以及他們在北京運營的“黑[監獄 的英 文:吃國家飯]”,浮出水麵。

今天,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正式對這起案件作出一審判決:王高偉等10人因非法拘禁11名來京上訪人員,被法院判處兩年至6個月不等刑期,其中3名未成年被告人適用緩刑。

“究竟誰是截訪農民的幕後指使者?其是否會依法受懲?”曾是本案的[最大 的拚音:zuì dà]問號,但一審判決書未涉及上述質疑。

被非法拘禁了24個小時的上訪群眾宋雪芳並不滿意這個答案,因為她自稱曾親臨去年11月28日的庭審現場,並清楚地記得“主犯王高偉跟法官[承認 的拚音:chéng rèn],是個‘叫白中興的讓他幹的’。”

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青年報[記者 的拚音:jì zhě]在禹州實地調查發現:多位被拘禁的上訪者及涉案截訪者的親屬,都將幕後嫌疑指向此人——禹州市委群眾信訪[工作 的拚音:gōng zuò]部主任科員白中興。

“到久敬莊(即北京訪民集散地久敬莊救濟[服務 的英 文:services][中心 的英 文:center]——記者注)抓人是政府行為,政府不給牌子,王高偉他們根本進不去。”同為“黑監獄”案受害者的賈秋霞、丁新芳和桑淑玲等人稱,因認為“幕後主使”未獲法律製裁,他們不排除上訴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

對此,朝陽區人民法院和河南禹州官方均未作出回應。

回首“黑監獄”:“解手都看著”

2012年4月28日晚11時左右,47歲的宋雪芳在北京久敬莊“被人拉走了”。

對這位因車禍賠償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上訪了4年多的禹州人來說,被囚禁的24小時,就像[一場 的英 文:one]噩夢。

“當時有好幾個人來久敬莊抓我,我不願意走,就打我的頭。”她[告訴 的拚音:gào su]中國青年報記者。據同時被抓的禹州人王惠芬回憶,當時她正躺著,兩個不[認識 的拚音:rèn shi]的年輕人一來就叫出了她的名字,然後架著她的胳膊“連推帶搡”,甚至一提溜帶掉了蓋在身上的毛巾被。

她們被抬到了一輛灰色的車上,“車上還有4個人看著”,車子出了四環,到了一個臨著“窄窄的馬路”的屋子裏。王惠芬回憶說:“‘監獄’裏有好幾個房間,是一個大屋子隔開的。房間很小,床是上下鋪,有6張床位,住著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禹州的4個上訪戶〖博亚信息举报〗。”

被關時,宋雪芳“什麽也沒吃,連口水都沒喝”,手機、身份證均被沒收,“一直在屋裏躺著”,夥食是饃、麵條,[土豆 的拚音:tǔ dòu]和蘿卜等。“早上是饃,沒有稀飯,連我們農村人常吃的豆腐都沒有。”同樣曾被關在這座“黑監獄”的河南長葛人賈國法告訴記者。

最讓他們膽顫的是“解手都有人跟著”。

“輪流好幾撥人看著我們,晚上、[上午 的拚音:shàng wǔ]、下午,看守人都不一樣。”宋雪芬說,“屋子的門都不能出去。”“在屋裏說話也有5-6個人看著,就聽我們說什麽。”王惠芬告訴記者■博亚组织机构■。被關期間,宋雪芳曾數次[覺得 的英 文:felt]頭疼,要求看病,但從未獲得[允許 的英 文:allow]。“要吃藥也不讓,我一哭就挨打,打了兩三次。”

[其他 的英 文:other]被關押者佐證了她的說法。

河南長葛人丁新芳自稱被關在另一個院落裏。她回憶,院門口有兩條大狼狗和1隻藏獒,“到了之後解手也不讓,解手時大狼狗和藏獒看著。”賈國法證實,他看到有兩個女的因互相說話挨打。“看的人不讓我們互相接觸的。”

2012年4月29日夜間,宋雪芳等4人被送回河南。據媒體報道,在高速公路禹州口,4人各自所屬的街道辦事處、單位派車來接人,在高速路口“一手交錢,一手交人”。5月2日,4人又返回北京,通過打110報警,而“解救”出了當時仍被關的長葛上訪群眾。

宋雪芳當時還不[知道 的英 文:knew],她被關押的地方,是隨後將“名揚全國”的“黑監獄”——北京市朝陽區王四營鄉雙合村126號院和102號院。

2012年6月7日,7名經營“黑監獄”的截訪農民,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逮捕。

“黑保安”從何而來

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編號為京朝檢刑訴2012[2118]的《起訴書》中,中國青年報記者看到,被訴“非法拘禁罪”的王高偉等7人,均是河南禹州市方山鎮的農民。

其中,有4人為“90後”。

起訴書寫道:“經依法審查查明:被告人王高偉於2012年2月出資承租了北京市朝陽區王四營鄉雙合村126號院和102號院。付朝新(另案處理)雇傭了被告人王曉隆、趙俊傑、王壯壯、王世磊、王二飛、盧冬冬、彭湃、王夢非、範帥統(後三人另案起訴)看管河南籍上訪人員。”

從被害人陳述、證人證言、書證和7名被告人供述看,檢查機關認為王高偉等“無視國法,非法拘禁他人,其行為均觸犯了《[中華 的拚音:zhōng huá]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238條第1款,犯罪事實清楚,證據確實充分,應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。”

[公眾 的英 文:Public]不解的是,[這些 的拚音:zhè xie]“黑保安”從何而來,又為何而聚?

[由於 的英 文:Meanwhile]王高偉等人宣判前一直被羈押在看守所,中國青年報記者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從其親屬的口中,拚湊出答案。

在禹州方山鎮付家村,王二飛和趙俊傑的父親均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招他們的[兒子 的英 文:Son]去北京“幹活”的,是該村原村幹部付朝新。

“俺兒去北京前,付朝新就說是招去當小區保安,一點兒沒提幹截訪的事。”王二飛之父說,當時說好的工資是60元一天,“後來出事了,工資也沒拿著。”

在王二飛父親的印象裏,王二飛2012年4月底進京後,隻中途為“押人”回來過一趟。他自稱兒子“90多斤,沒啥力氣,也沒文化”。兩位父親表示,從未將“押人”跟“違法”扯在[一起 的英 文:with],隻都反複告誡兒子:“千萬別動手打人”。

直到5月2日,王二飛等被警方抓獲後,其所從事的“工種”才真相大白。

但趙俊傑之父向中國青年報記者透露,兒子事發前曾打電話回家,口氣中隱約透出其從事的工作不那麽“見得了光”。“俺兒打電話來說:‘爸,俺想回來,不想幹了’。當時俺不知他幹的是這(指截訪——記者注),要不,死活不能讓他幹。”另據王二飛之父描述,其子也曾在電話裏表示:“俺幹的不是個好活,整天都推推搡搡的。”

在方山鎮花石鄉孟莊,記者見到了王壯壯的爺爺王書畔。他告訴記者,王壯壯是其舅舅王高偉拉去北京的。“王高偉以前是開客車的,他隻說去北京‘跑車、拉人’,沒說幹截訪。”

王書畔還回憶說,王壯壯中途從北京回家過,還想“拉人一起上班”,但沒[成功 的拚音:chéng gōng]

王二飛和趙俊傑之父均認為,其子“是在給政府幹活”。

“付朝新當時就告訴俺,俺兒去做保安是在‘給政府辦事’,沒啥不放心。”王二飛之父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。趙俊傑之父也聲稱,他不[相信 的英 文:上帝會存在的]王高偉跟政府沒有關係,“送上訪的回來,是你老百姓想送就能送?咋可能?”

由於付朝新目前在逃,其妻子麵對中國青年報記者的詢問,隻是一再表示付朝新去北京打工,是“給王高偉幫忙的”。“他隻[負責 的英 文:Responsible]招人,其他啥都不知道,[都是 的拚音:doushi]王高偉張羅的。”

質疑指向禹州信訪局主任科員

在朝陽區人民法院今天做出的(2012)朝刑初字第2519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中,法院確認,北京王四營鄉雙合村126號院和102號院都是王高偉租的,王高偉是負責人,付朝新給發工資。

判決書還顯示,“黑監獄”的房東[證明 的英 文:certificate]租房人自稱租其院子開公司用,而北京安國保安服務有限公司證人則稱,王二飛、趙等人均不是該公司員工,公司與上訪人員沒有關係。

判決書寫道:“在共同犯罪中,被告人王高偉起組織、領導作用,係主犯。”依照《刑法》有關非法拘禁罪的規定,王高偉被判有期徒刑兩年。

但“主犯”這一說法並不能令涉事者滿意。早在2012年年底,記者發現有關誰是“黑監獄”“幕後主使”的質疑,在被關上訪者和截訪者家屬間“發酵”,[而且 的英 文:but]日漸變得“有名有姓”。

在記者赴禹州調查前,宋雪芳、王惠芬、丁新芳、桑淑玲4名被關押者,均在不同場合向中國青年報記者堅稱:“王高偉不是真正的主使者”。

4人均表示,曾親自到庭,參與了2012年11月28日朝陽區人民法院溫榆河法庭的庭審。4人分別[單獨 的拚音:dān dú]向中國青年報證實,法庭上,王高偉親口向法官承認幕後指使者,是禹州市信訪局一名白姓官員。

“法官問王高偉說‘誰讓幹的’,他說是白中興讓他幹的。我們當庭就問:‘為什麽不判這些幕後主使?’法官說判不了。”宋雪芳向記者回憶道。她說,由於法庭上[無法 的英 文:to be]錄音,[因此 的拚音: yīn cǐ]不能提供錄音證據,但為證實[自己 的英 文:his]的確曾親臨現場,她向記者出示了法院寄給她的兩次開庭的傳[票 的英 文:ticket]

記者看到,其中一份傳票名為《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刑事傳票》,案由是非法拘禁,事由為開庭,應到地點為朝陽法院溫榆河法庭刑一廳,應到時間為2012年11月28日上午9點。傳票蓋有朝陽區人民法院的公章。

王惠芬向記者補充道:“當時法官問是誰主使的,王高偉回答禹州的是駐京辦白中興,其他人沒有回答。”

王惠芬也出示了她接到的兩張傳票,其中11月28日開庭的傳票與宋雪芳提供的樣式一致,也蓋有朝陽區人民法院的公章。

長葛上訪者丁新芳稱也曾到庭聽審。她向記者回憶:“當時法官先問‘賠償願意嗎?’王高偉說願意,其他有些小孩子(指“黑保安”——記者注)不願意。法官又問誰是主使人,其他小孩子都沒有回答,隻有王高偉回答了,許昌和長葛的我沒記清,禹州的好像是什麽興。”

桑淑玲回憶說:“法官問,誰主使的,王高偉說是地方信訪局駐京的領導,一個叫白中興的。”

丁新芳和桑淑玲也向記者出示了2012年11月28日開庭的傳票。經記者核對,幾人的傳票[形式 的拚音:xíng shì]一致,公章齊全。

就這些內容,中國青年報記者試圖[聯係 的英 文:links]法院求證,但截止發稿,該院電話始終無人接聽。

白中興是誰?

中國青年報記者在“禹州市委群眾工作部、禹州市人民政府信訪局”的官方網頁上看到,一則2012年8月的官方新聞顯示,白中興是禹州市委群眾信訪工作部主任科員。

宋雪芳自稱認識白中興,因為“我們禹州市信訪局每一個月都有到駐京辦值班的人”,白中興也是值班人員之一,“那個月(指自己被抓的月份——記者注)正好是白中興值班。”在這位“老訪民”的描述中,白中興是個“白白的、中等個兒”的信訪局工作人員。

她還向記者稱,2012年6月份其回到禹州後,曾在公安局門口碰到白中興。“俺問:‘你當時為什麽不來接俺,讓不明身份的人把俺們接走,你這個人恁壞。’白回答:‘我能幹這事兒?別人讓我幹的。’”

但上述說法,並未得到禹州官方的證實。

中國青年報記者撥打該市信訪局黨組書記朱子健的手機,但均被掛斷。此前在信訪局,朱子健曾對記者稱,采訪須由宣傳部人員陪同,不然不會說。

記者隨後聯係了禹州市委宣傳部,但該部外宣辦主任李濤稱,還未獲悉此判決結果,也沒聽說過“白中興是主使人”等說法。

據中國青年報記者獲得的一份2012年12月5日上午朱子健與一位媒體記者的對話錄音顯示,朱子健承認白中興為信訪局工作人員,但非領導,“在駐京辦最長待過幾個月”。此外,朱子健在錄音中稱此前並不認識王高偉等人,也不知道白中興與王高偉是什麽關係。關於王高偉去久敬莊“接人”一事,朱子健表示“要去核實”。“一切等審判後,案情更加明朗後,再做調查處理。”朱子健在錄音中稱。

5日,記者持續撥打白中興的手機,但其手機已處於停機狀態。

本報北京2月5日電

(10名在京截訪者被判刑 誰是幕後主使)



ド.河南黑监狱截访案调查:访民称幕后主使未获制裁 ド.食药总局回应叫停基因测序技术:安全性有风险 ド.最高补助400万元!安徽首个地区加氢站补贴政策出台 按加氢站设备投入金额30%补贴 - 北极星储能网 ド.西安警方破获涉及7省招生诈骗案 ド.世界在建最大水电站——白鹤滩水电站大坝混凝土浇筑突破160万立方米 - 北极星电力新闻网 ド.朝鲜歌剧《红楼梦》在大连结束中国巡演 ド.安徽巢湖市民政局原党组书记贪污获刑十年半 ド.华东发布“两个细则”修订稿 光伏电站正式入场 -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 ド.周末要闻回顾(6月20日-21日) ド.湖北团风药厂爆炸致4死事故原因初步查明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内容!
sitemap.xml